民航總醫院傷醫致死案發生后,圍繞行兇者孫文斌一家背景的諸多猜測,持續引發輿論關注。

  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是,孫文斌95歲的母親孫某氏身份特殊,擁有豐厚的退..." />
微信群大全是最專業的微信群推廣發布平臺,收集最新微信紅包群、微信福利群、股票交流群等微信群二維碼。
收錄(26954)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微信營銷 > 社會新聞 > 民航總醫院行兇者素描:無房無業 母親是“農轉非” 時時彩微信群

民航總醫院行兇者素描:無房無業 母親是“農轉非” 時時彩微信群

來源:weixinqundaquan.org   時間:2019-12-31 11:41:02  標簽: 楊文 孫文斌 京報 孫英 急診

  民航總醫院傷醫致死案發生后,圍繞行兇者孫文斌一家背景的諸多猜測,持續引發輿論關注。

  一種廣為流傳的說法是,孫文斌95歲的母親孫某氏身份特殊,擁有豐厚的退休金,家人多賴此為生,因此在久治不愈時做出過激舉動。

  新京報記者通過對相關人士、街坊的走訪調查發現,孫文斌的母親是一名“農轉非”人員,而其本人則曾經從事過多種職業,但都以失敗告終。事發前,孫文斌沒有固定職業和住所,以租房為生。

  29日,新京報記者回到事發現場。民航總醫院急診區已恢復醫療秩序,但仍不斷有人前來悼念遇難的楊文醫生,甚至有同行專程搭飛機前來看望。

朝陽區定福莊附近的平房。新京報記者 王洪春 攝
朝陽區定福莊附近的平房。新京報記者 王洪春 攝

  行兇者目前無業,母親是“農轉非”人員

  悲劇發生后,孫文斌一家的身份背景,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。

  有消息稱,孫文斌的母親,年過九旬的患者孫某氏,是一名征地超轉人員,即建設征地農轉居超轉人員,住址為朝陽區定福莊附近的一處平房。

  新京報記者在上述住址走訪看到,平房位于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校內。紅色外墻,鋁合金門窗,每一戶人家有獨立的單元門。門前是一片水泥地,正對著草地。門外的空地上,堆放著舊沙發等雜物,洗手池等設施位于戶外靠墻角處。從建筑外觀上,房齡至少超過三十年。

  相鄰兩間平房里,有兩名在此居住10多年的街坊,其告訴新京報記者,上述地址的現住戶姓李,但并不是一名老太太。

  從此平房步行10余分鐘到達另一家屬院,保安證實,居住在院內的是孫某氏的女兒、孫文斌的姐姐孫英。這名保安還稱,“早上剛見她出門”。

  同一棟樓的居民回憶,孫英60歲左右,已經退休。但其并非“北二外”的職工,現在所住的這套房是原為北二外職工的公公留下的。

  兩位曾與其打過照面的居民都稱,孫英會主動同鄰里打招呼,看著比較和善。至于其90多歲的母親和涉事的弟弟,附近居民并不了解。

 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孫英回應媒體的錄音顯示,其介紹,自己所住的房子是公公留下的。其母親系農轉非進入城市,家里共有5個孩子,孫文斌是最小的弟弟。

  此前曾有消息稱,行兇者的哥哥叫孫文山,是北二外的食堂承包商。對此,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官方微博28日辟謠稱,經核查,上述學校餐飲中心并無此人。

  按照孫英的說法,弟弟孫文斌當過印刷工人,做過養殖,“都賠了”,后來又開過車,目前沒有工作,仍然在外租房住。

  事發科室繁忙如常,有醫生專程從廈門來悼念

  29日下午,民航總醫院急診區,成為一片悼念地。

 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,不斷有人手捧鮮花,進入醫院紀念楊文醫生,急診科的一個空房間,專門用來放置紀念物品。每一束鮮花上,都有各樣的悼念詞。

  獻花時,有人看著鮮花沉默不語,眼角濕潤,靜默悼念后離開,也有人放下鮮花鞠完躬,口中默念了幾句后離開。

  王華和張芳站在鮮花前矗立良久,眼眶濕潤。二人是在校大學生,家人都從醫。王華說,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自己感同身受,想來醫院看一看,獻上一束鮮花。

  在石景山一家醫院工作的陳凌今天特意趕來,此前做學生時,曾在民航總醫院實習,當時就認識了楊文醫生。印象中,楊文是一個非常親切的人,對待實習生用心,對工作也認真。一名來自廈門的醫生,特意專程搭飛機前來悼念,只能在醫院匆匆待上一會,便要趕晚班飛機回去。

  更多的人通過網絡訂花。一名外賣員告訴新京報記者,自己今天已經接了四五個送花的單子,“今天手機接單都是給楊醫生送花的”。

  熟知楊文的市民向新京報記者介紹,之前自己因為工作原因,曾與楊文有過多次接觸。在其印象中,楊文是一位胖乎乎,為人非常友善的人,“說話慢悠悠,為人很和氣”。

  對于楊文的遭遇,醫院的多名工作人員表示惋惜。一名曾與楊文共事的醫生介紹,多年前,急診還在老樓的一樓,晚間的時候,兩名醫生負責整個急診和留院觀察室,工作強度可想而知。其表示,自己后來轉到了兒科工作,但楊文則一直堅守到生命結束那一刻。

  29日下午,民航總醫院急診、門診、住院部均處于開放狀態。其中,急診重癥監護區新增加了兩名安保人員。

  民航總醫院急診重癥搶救區有100平方米左右,中間是一個醫護臺,病床圍繞醫護臺擺放。不時有醫護人員從救護車上抬下擔架,將患者送進重癥搶救區。

  新京報記者看到,重癥搶救區有兩個門,其中一個門正對著副主任醫師楊文平時接診的內科診療室。

  如今,醫院急診科繁忙如常,醫護人員按部就班地工作。只有在提起楊文時,多數人都依舊難掩悲憤的神情。

  記者 劉名洋 倪兆中 王洪春 孫釗

  (文中人物除楊文和孫文斌外,均為化名)

登錄

 賬號密碼登錄

 注冊會員

發布咨詢: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在線客服: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商務合作: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服務時間:
9:00-18:00(工作日)

形容不会赚钱还高消费